新西兰海运科技创新企业FreightFish

Share this post

Posted by: admin Comments: 0 0

来源:The Icehouse原创 

作者:Tiantian Sun

行业痛点

当前的海运生态系统主要是依赖路线固定的大型船舶,这是传统技术经过数十年不断改进和提高效率的结果,但大型船舶的发展潜力也正在迅速降低。

对于海运企业来说,虽然服务费用低廉,但运输周期多在一个月左右,严重影响了全球货物的配送效率,很难满足用户需求。

图片由FreightFish提供

空运虽然迅捷,一两天内既可以送达目的地,但由于飞机造价高昂、机场起降的严格监管措施都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加之燃油价格的不稳定,致使空运价格居高不下。

解决方案及优势

新西兰海运科技创新企业FreightFish希望以全新的方式来解决全球化的货运问题。该公司提供了集海运和空运优点于一体的创新解决方案——新型高速水翼货运船,以此来改变现有的海运和空运行业格局。其水翼船目前有以下三种规格:

1、工程概念船:无人驾驶,船体长度3 米,重250公斤,时速46公里,该工程概念船旨在验证水翼技术的可能性及航行的平稳性。

2、前期制作原型船:船体长度6 米、重800公斤,时速74公里,该五分之一比例的原型船是工程概念船与原尺寸船之间的过渡,团队成员将通过它进一步开发和完善水翼货运船的核心系统和集成技术。

3、全尺寸船:船体长30 米、巡航时速100公里,货舱240m³,领先的水翼技术能使这种高速、环保的货船升出水面航行,大大缩短海运的周期,提高物流效率。

图片由FreightFish提供

FreightFish水翼船是以柴油为动力,燃料成本非常低。每艘原尺寸的水翼船可以装载两个40英尺的集装箱,由于采用了先进的技术和内部设计,能以100公里的时速升出水面航行,航行阻力非常小、速度很快,仅需几天即可完成上万公里的航程。

用FreightFish水翼船运送货物,从台北到深圳仅需10小时;新西兰到澳大利亚只需22小时;从美国西岸出发,4天即可运抵中国。

FreightFish非常易于使用,只要是能装进船体货舱和集装箱的物品都可以运载。它不需要依赖大型港口和昂贵的基础设施,更无须面临像机场那样严格的管控,因此运输成本仅仅为空运的1/10

此外,相比其他船只,FreightFish的碳排放量大幅度降低,且选择以更符合商业道德的现代复合材料和领先技术来打造船只,以便有效降低货运对环境的影响。

团队

图片由FreightFish提供

Max Olson(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毕业于新西兰奥克兰大学,曾任新西兰另一知名农业科技初创企业Halter的CTO,于2017年创建了FreightFish。

Frederick King(首席运营官):毕业于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2019年加入FreightFish,负责公司的运营以及长期业务战略的执行。

Grant Nelson(首席工程师):曾在多家企业担任工程师,其中包括Fisher & Paykel 的首席工程师。于2019年加入FreightFish,主要负责高速货运船舶的研制与开发。

市场规模及行业趋势

物流成本占 GDP 的比重已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物流业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业界普遍认为,物流业越发达,效率越高,物流总成本在 GDP中所占的比重就越低。

上世纪末,在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中,物流成本从16.8%下降到 10.9%,直接提高了美国经济的竞争力,成为美国经济再度繁荣的重要因素之一。而中国的现代物流业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在科技进步和技术创新的驱动下,成为推动中国产业结构升级的重要行业。

图片由FreightFish提供

海运是国际贸易中最主要的运输方式,占国际贸易总量中的2/3以上、中国进出口货运总量的90%都是通过海上运输。因此,海运在中国经济贸易发展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中国不仅是全球最重要的采购中心和制造中心,也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之一。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CTAD)发布的《2019全球海运发展评述报告》显示,中国是干散货和集装箱贸易的主导者,在过去十年间,贡献了将近一半的全球海运贸易。

2018年,中国的海运进口量占到全世界海运贸易的四分之一,全球海运贸易高度依赖中国经济的发展。

中国的海岸线长约18000公里,沿海有诸多优良的不冻港,且长江三角洲与珠江三角洲是中国最为重要的两大经济区域,对周边省市及与亚洲各邻国之间的经济贸易往来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但近5年的海运行业统计数据表明,船舶的利用率已经处于历史性低位,超轻便型船舶备受青睐

此外,无人机等创新型产品正在逐步成为物流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亚马逊和德国DHL集团已逐步采用了无人机配送服务。Statista公司预计,2020年商用无人机的市场规模将达到64亿美元。

融资与发展

Icehouse Ventures的年度路演现场

FreightFish于2018年从Icehouse Ventures (包括旗下的Tuhua基金、First Cut基金及Ice Angels天使投资俱乐部)、Blackbird Ventures、Stephen Tindall爵士的K1W1等机构获得了种子轮融资。

目前,FreightFish团队正在通过与大客户的合作不断进行服务效率的优化,除了建造船只外,还将着手创建全新的货运系统,这就需要与海外港口和大型物流商建立合作,改变现有的物流流程,制定新的规则,以及吸引商业合作伙伴的加入。

FreightFish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ax Olson表示,”我们正在为10亿美元的估值而努力,当前的核心任务是切入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而这个市场中几乎没有竞争对手。”

Max预测,当公司拥有10艘商业船只时,FreightFish的估值将达到10亿美元;而他的理想是拥有一万艘水翼货运船,在全球不同的水域运送货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