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投资人Jonathan Gan专访

Share this post

Posted by: admin Comments: 0 0

来源:The Icehouse原创
作者:Tiantian Sun

Jonathan Gan: 作为新西兰创投界的领军机构,Icehouse Ventures的众多华人投资者也必然有着各自的精彩。本期接受专访的投资人就是该机构旗下Eden基金的LP之一。

您是什么时候来到新西兰的?

我的父母属于国内最早来新西兰的那批学者。我父亲是第一代留学生,来新西兰读化学博士,我母亲打工支撑家庭,非常辛苦。

我跟随父母一起来新西兰的时候大约8岁,因此小学、中学、大学、硕士都是在新西兰读的。

和大家有点不同的是,我是学音乐的,从3岁开始拉小提琴,一直到高中因为音乐特长获得私校奖学金,并作为最年轻的乐手进入交响乐团,还获得了全职薪水。

后来大学本科学的也是音乐,算是对父母多年来在音乐方面的培养有个交代,其实我自己对成为一个职业音乐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在大学期间由于音乐方面的学习对我来说比较轻松,因此就开始帮助家里打理生意。毕业后工作了一年多发现商业方面的知识还是很欠缺,于是申请了维多利亚大学的管理学硕士。

面试我的老师本来是准备拒绝我的,因为我既没有商科学术背景,也没有足够的管理工作经验。可能他确实是被我的诚意打动了吧,给了我一个附带条件的录取——如果硕士第一年的课程都考到B+以上,就允许我继续第二年的学业。

对我来说能争取到这样一个机会很不容易,因此第一年学得非常努力,各科成绩都达到了校方的要求。

听说您在国内生活了十年,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回国的?期间遇到了哪些困难?

初次回国是在研究生第二年(2006年),由于我的选题是——《中外合资企业的文化冲突和影响》,而中国也显现出了高速发展的趋势,于是被校方派往国内写论文。

2008年恰好有一个本地通讯企业想要开拓中国市场,我也希望有一段国内的工作经历,于是从那时起直到2018年我都生活在国内。

当时我的父母并不支持我回国,而且我的中文程度也非常有限,听和说还行,读和写就比较吃力,翻开报纸70%的字都不认识。加上我对国内的商业环境、政策和规则都完全不了解,也没有什么人脉,所以回国这个决定对我来说其实并不容易。

刚回国时有一次去签合同,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骑缝章,看到对方盖章的方式还觉得很奇怪,心里疑惑为什么不把印章盖全?

类似的笑话很多,吃亏上当的事也经历过。好在我回国的十年恰好赶上了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阶段,我也因此得以见证互联网和科技行业的突飞猛进。

回到国内与运营商接触后发现,中国的通讯市场管制太严格,考虑到新西兰本土企业的经济实力,我建议这家新西兰通讯企业先集中精力开拓其他国家的市场再逐步制定中国市场策略。

但我也因此从通讯领域开始,结识了一批在北京从事互联网行业和风险投资的朋友,之后自己也开始投身其中。

能否谈谈您在国内的事业发展和天使投资经历?

2009年我作为独立天使投资人投了两个项目,其中一个就是媒体的App应用。项目设立的时候iPhone还没有面世,全球也就几万个应用,因此我就赶上了最早的移动互联网转型大潮。

大约2011年前后,我帮这个项目融了几千万,自己也就慢慢退出了。

由于这段投资经历,我结识了一些知名基金的合伙人,自己和朋友也成立了一个小型的天使投资俱乐部

之后我也加入了一个美国的科技类投行,与团队一起完成了一些投行和证券领域的服务性工作,也接触到许多知名的互联网企业,这段经历对我来说非常宝贵。

2013年我儿子出生,我和妻子从北京回到了原籍武汉。在那里,我创立了一家互联网企业,主要做社区服务。2016年我们开始和一家国有企业合作,这两年我回到新西兰后之也就不再参与管理。

2018年我和家人回到基督城后主要是帮助一些当地企业做创业、商业创新和融资方面的工作,也帮助那些愿意到中国发展的科技初创企业在国内融资。这些都得益于我在国内十年间的收获和经历。

新西兰有不少创新型企业,但是其中不少都选择了被海外知名企业收购。如果总是抱着这样的心理预期,本土的创新基础就会被削弱

新西兰的科技创新类企业是否有必要把IP全部卖掉?是否可以联合更多的传统企业共同发展或者跨界,是值得创始人和投资人深思的。

您是怎样加入Eden Ventures的?对于天使投资有哪些见解想要分享?

去年姚劲波先生代表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来新西兰访问,在奥克兰是Will Xu陪同的,南岛那边是我,我与Will就这样相识了。

通过Eden团队的介绍,我这才对新西兰的创投生态、其中的领导机构Icehouse Ventures以及旗下的基金Eden Ventures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

在此之前我完全没有想到新西兰会有一个以华人为主导的基金,而且投资组合的质量较高,符合华人以稳健为主的投资偏好。

很多人谈到阶层固化的问题,其实科技创新是一个相对公平的领域。

英雄不问出处,不论家世、学历、资产,只要能够切实解决一个领域的需求,满足一群用户,创始人就可以获得包括资本、知识经验、人脉等各方面的资源来帮助其成就事业,这在二十年前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创始人们的智慧与勇气极富感召力,并因为我们提供的各种资源而获得更好的发展,为这个世界带来改变。正因如此,我们天使投资人也与有荣焉。

我们不仅能够接触到来自各行业的创新型人才,参与他们的创业征途,还能够分享他们的机遇,甚至从他们所犯的错误中学习,因此无论在国内还是海外,能够成为天使投资人中的一员,对社会经济的发展是非常有价值的,对此我感到非常自豪。

在我看来,投资不是一个有关钱的行业,更多的是关于资源。如何有效的配置资本、团队、董事会以及海外的落地资源才是投资的核心。

一些商业模式和技术看似普通的企业可以发展得很成功,而一些拥有前沿技术的公司却泥足深陷,都取决于资源配置的合理与否。

但对大学生来说,我不太建议过早创业,当然个别天才型选手除外。

在国内期间,我曾以评委的身份参加过一些创业大赛,有些大学生花费很多时间来为参赛做准备,但项目又难以落地。

部分投资人显示出兴趣并非真的认同他们的项目,而是有着自己的考量。但大学生们却误以为可以从此走向人生巅峰。等到看清现实,宝贵的时间已被浪费,这是很令人遗憾的。

对比新西兰和中国,您有哪些体悟和感触?

当我和家人最初来到新西兰的时候,本地人对我们很友好,但那种友好是带着同情甚至怜悯的。

随着近一、二十年中国的高速发展,与新西兰经贸关系的不断加强,我能够深切的感受到这种对华人的友好包含了更多的尊重

在与本地初创企业沟通时,我最突出的优势就是在国内十年的创投经验。

为什么他们愿意倾听我在商业模式创新以及融资方面的见解?因为中国国内的商业模式创新已经如火如荼,其中很多都是经过市场验证的成熟模式。如果本地企业想要创新,中国的许多经验是值得了解和借鉴的。

对比新西兰和国内,我觉得这两个国家形成了完美的互补。新西兰是非常踏实的,社会稳定、人民友善、做事非常讲规则,所以对创新没有国内那么渴求,相对缺乏变化和挑战

国内人口众多,市场体量巨大,竞争异常激烈,一切都在变,创新就成了基础需求。市场中所有的个体都被裹挟着,不创新就无法生存,于是多少会有些浮躁,幸福感会降低。

因此,在两者之间做好平衡非常重要

我希望他我的孩子长大后能够多回国看看,经历和见识一下国内的各个方面,拓宽眼界和格局,看看顶尖的优秀的人才是怎样的,望见山巅和谷底在哪里,再决定自己的发展路径。

我希望他长大以后除了赚钱,还能找到幸福感,知道自己的心应该安放何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