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投资人Will Xu专访

Share this post

Posted by: admin Comments: 0 0

来源:The Icehouse原创 
作者:Tiantian Sun

Will Xu: 作为新西兰创投界的领军机构,Icehouse Ventures的众多华人投资者也必然有着各自的精彩。本期接受专访的投资人就是该机构旗下Eden基金的GP之一。

您能谈谈来新西兰之前的事业发展轨迹吗?


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大学毕业后留校在团委工作,兼任英文老师。干了两年后,觉得机关单位节奏太慢,就辞职去施乐公司工作了3年,之后又到微软工作了9年。

我在微软工作时主要负责的是电信行业解决方案和SaaS服务,参与规划了几个国内大型互联网产品,例如跟中国移动合作的“飞信”,与中国电信合作的“商务领航”,跟阿里巴巴合作的“企业云邮局”等。

这些产品的用户数量都是千万级别的,其中飞信更是拥有过亿的用户。由于工作原因,我成了国内最早倡导并实践云计算大数据的那波人。

在每个机构都拿到了最高级别的优秀员工奖之后,我觉得打工已经没什么挑战了。于是离开微软,先后在新加坡和国内创建了自己的企业。当时在新加坡选择的是网络游戏领域,回国后又转向了自己比较擅长的云计算和大数据业务。

2010年国内云计算和大数据领域的人才还很少,我们当时又主攻这个领域,因此申请到了十几个与云计算大数据相关的发明专利,属于国内做的比较专、精的公司。

很快,中国排名前10的互联网大企业就先后成为了我们的签约客户,公司发展也很快,还获得了一些来自政府和行业媒体的奖项和赞许。我也有幸以云计算专家组成员的身份,参与了上海市的云计算产业政府规划。

2013年开始,国内雾霾污染变得愈发严重,我思考再三后做出决定,2014年举家搬到了新西兰。

移民之后,您是否也体验过心理落差?

刚开始我并没有太多感受,因为还是有大量时间身处国内。2015年我与两个朋友在上海创立了返享电商项目,开创了三级分销模式的社交移动电商先河。

那段时间业务高速发展,工作强度非常大,我作为CEO一直往返于国内和新西兰之间,工作和家庭的冲突较大。经过一番权衡和取舍,我卖掉了公司股份,将生活的重心定在了新西兰。

第一个落差:市场规模从大海变成了小荷塘

2014年初我和家人来到新西兰的时候,对新西兰的互联网环境非常“失望”。当时大家用的还是拨号上网,带宽只有两兆,速度慢不说,价格还很贵。直到2016年奥克兰开始光纤入户,我才觉得:新西兰互联网的春天可能要来了。

除了基础设施,新西兰的市场规模也小了许多,其总人口只有400多万。对于IT产业来说,规模效应是核心。服务100个用户与服务100,000个用户的成本很可能没有太大区别,但是收益却相差千百倍。

当然,凡事有利有弊,在新西兰对于初创企业来说,一些在国内看起来遥不可及的规划就敢去做了。比如在某个细分领域提供全国性的服务,在国内的风险就很高,需要整合的资源也非常巨大。但在新西兰,因为市场太小,所以竞争也少。

第二个落差:社会角色从互联网经济的前浪变成了社会边缘少数族裔

除了专业方面,社会角色和心态也有一个适应过程。由于华人只占新西兰总人口的6%,属于少数族裔,确实有一种不被重视、被边缘化的感觉。当时我就想,作为一个华人新移民,做些什么才能更好地融入新西兰,同时还能提升本地华人社群的影响力呢?

想来想去,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提供价值,提高效率。

对我个人来说,可能最独特价值的就是——国内高速发展的20年中从互联网行业获得的经验和认知,也恰是本地IT人才所欠缺的。如果能够对接一个较大的本土行业,抢占先机帮助企业做互联网业务转型,就能够最大程度的发挥我的个人价值。

2017年时,我对本地主流欧美裔市场不太了解,对华人商圈也不熟。但从我自己和身边不少朋友的实际生活需求出发,发现无论是找装修公司、卖车或者二手物品,都没有专业的中文分类信息汇总平台可用。

加酒会(右一:Will Xu)

因此我就着手组建技术团队,创建了专业分类信息网站——神马网。在给网站做二手车分类的时候我们发现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一辆二手车应该卖多少钱,于是又和团队共同开发出了新西兰第一个基于人工智能的二手车在线实时估价系统——爱车估价。

虽然神马网自身可能无法盈利,但它就像是一个技术引擎,以这个引擎为基础,可以快速地将业务创新的想法变成现实的互联网产品,从而降低风险和成本。

此次的新冠疫情催生了很多线上需求,像线上商超、正规的防疫产品销售渠道、社区团购、无接触送餐等等,我们与本地多家企业合作,快速上线了“团团”手机APP等一系列在线产品,帮助它们实现业务转型。

作为连续创业者,您为什么想要在管理企业的同时从事风险投资?

一方面,从找风投融资到公司并购退出,我经历过比较完整的初创企业生命周期,非常明白初创企业痛点和需求有哪些。

另一方面,移民新西兰后我再次成为创始人,因此也希望通过系统的学习投资技巧,积累投资经验,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来审视初创企业,这样才能让我在现有业务的发展中更好的理解资方的要求,实现高速、健康的发展。

2019年Eden中国行参访华为(左一:Will Xu)

相对于购买房产或者理财产品,我个人更喜欢投资新西兰本地有潜力的科技类初创企业。在初创企业还未上市的时候购买股权,这属于一级市场投资,虽然风险比较大,但回报也高得多。

对我来说,连续创业经历让我更能理解初创企业面临的机会和风险,也能更准确地把握一个团队和项目的成功概率,更好地做出投资决策。

在结识了Eden的几位合伙人后,发现大家都有着同样的想法和理念,于是决定在Eden3期以GP的身份参与到基金的日常管理中去,主要从互联网技术方面为投资决策提供参考意见。

此次的疫情给全球经济和许多产业都带来了较大影响,从现金流、物流到供应链、人才的流失等等。

我们无法设想疫情结束后的世界面貌,也无法预估经济会下行到何种地步。但是就传统企业的互联网转型而言,却因为这次疫情的倒逼受到了空前的关注,相信这种趋势将深刻的改变众多企业及个人的工作与生活。

顺势而为,适者生存,任何一次致命冲击下都会同时产生新的机会——希望大家都能乐观向前,积极拥抱变化。只有放下成见,才能预见未来;只有早做准备,才能化危为机,逆势成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