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程序员、CTO到天使投资人

Share this post

Posted by: admin Comments: 0 0

来源:The Icehouse原创 
作者:Tiantian Sun

作为新西兰创投界的领军机构,Icehouse Ventures的众多华人投资者也必然有着各自的精彩。本期接受专访的投资人就是该机构旗下Eden基金的LP之一——William Chen.

您能谈谈国内的经历吗?

我的本科和研究生都是在浙大度过的,分别是应用数学和基础数学。毕业后进过华为;在上海一家中日合资的公司做过开发硬件芯片的汇编语言;在中兴通讯写过手机与基站之间的编码代码;在柯达与微软合作过数字影像项目;后来在一家美国企业工作了8年。


 这家公司后来被上市公司收购后自己也上市了,CEO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企业家。在那8年中,我接触到了很多很前沿的技术,例如这几年很热的云计算等等。

除了技术以外,我还学到了项目管理、团队管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等等。虽然当时有不少同事都因为工作工作关系的便利很容易的拿到了美国绿卡,也时常问我要不要过去工作,但那时我已经有了在国内创业的想法,更喜欢国内热火朝天的创业氛围,就完全没有考虑这些。

在那之后,我先后以CTO的身份加入了一些初创企业,有做互联网金融的,有做类似天眼查业务的,有二手车业务,还有社交媒体。其中有几家一度发展的很快,也获得了数千万的融资。

通过这些经历我发现,创业需要很多东西,不单是一个好产品、好的商业模式就能所向披靡,它需要在适当的时间点获得适当数量的资金,并不是越多越好。 其次,我还掌握了互联网运营技术。这非常关键,例如如何观察用户的线上行为和一些关键的KPI。


许多公司对运营的关注非常不够,这样,他们就无法在企业的早期发展阶段通过监测核心指标及不断的迭代来对比KPI的变化,从而提升用户体验,获得快速发展。

对在国内有一定事业基础的您来说,当初为什么想要移民呢?

7年前我在北京工作,当时的雾霾非常严重,每天早上起来看到灰蒙蒙的天都觉得非常压抑。

其次是因为中国IT行业的竞争太过激烈,过了35岁还写代码的话就非常累。2016年我们全家来新西兰旅游了一趟,觉得不错,于是就开始做各种准备。 来到新西兰以后我还是以写代码为主,因为西方企业的程序员并没有很明显的年龄界限,而我也喜欢做有挑战性的事。

我在之前工作的咨询公司主要写代码生成器,它会生产很多代码,我也能够教会我的团队很多东西,这样就很有意思。即使是后来跳槽离开的团队成员还是会不断找我合作或者帮他们做培训。  以前我在国内工作时经常去各个国家短期驻扎,但最多也就一个月,现在我和家人搬到新西兰已经两年多了,对当地的生活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感觉很特别,是一种很好的人生体验。 

作为一个IT从业者,您为什么想要进入风投领域作投资人?

虽然我的主业是IT,但可能是因为专业背景的原因,一直对金融领域的投资有着浓厚的兴趣,尤其是研究二级市场的股票、外汇、期货的波动,很有趣,也曾经写过一些关于量化投资方面的程序。 我从事风险投资主要是因为有过科技领域的连续创业经验,希望能把我在初创企业的团队、IT技术和运营等方面的经验带给更多的本地初创企业,帮助他们成长。 在投资理念方面,我倾向于价值投资,无论股票还是股权都是如此。我首先关注的是行业是否有长期增长的潜力,其次关注企业的基本面,市值是否被低估。

近几年我非常看好中国的半导体、新能源和生物基因领域,这些行业将会是具有持续影响力的大题材。 当然投资风格没有对错,只是个人偏好。我很少投资绩优股,更喜欢成长股,只要研究清楚它确实是被低估了,即使当前该公司处于亏损状况也应该买下来——也就是“左侧交易”,而相当数量的投资者更喜欢中短期杀跌的“右侧交易”。 我很早就开始关注半导体行业,虽然美国的封锁造成了短期内的下跌,但长远来看这对中国的半导体发展是更为有利的。某些企业属于国之重器,但市值却只有20亿,就相当有吸引力。

相比而言,苹果虽然非常成功,但市值已经超过万亿,在我看来,要想再增长10倍有相当的难度。

对于风险投资,我最关注的是金融科技,其次是农业科技

金融科技是我的兴趣所在,而农业方面,随着传感器的快速小型化和廉价化,数据处理和带宽成本的双双下降,以及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物联网在农业方面的应用一定会催生出新兴的大市场。 我现在闲暇时就在家种点蔬菜水果,一方面是消磨时间,一方面也是一点小小的探索,只有体验过种植过程才能知道存在哪些实际的问题和痛点。

家庭种植在国内时就较难实现,找郊区的农场,租下来,周末再开车过去,太麻烦了,但在新西兰就很普遍。

您觉得新西兰和国内相比,在哪里创业更难一点?

这个要看企业的类型。对于非高科技企业而言,应该是新西兰相对容易些;而高科技企业,新西兰要更难一些。

一方面是因为市场小,对成本的控制要非常小心,如果融资的节奏不对,就难以为继。

另一方面是人难招,如果技术岗位的员工离职,短期内很难找到人去取代。国内的市场规模、资本和人才数量都要优越很多。  

在新西兰要找一个在技术和工作风格方面都合适的团队成员并不容易,因为生活很有保障,所以稍有不如意就走人了。

很多时候团队的领导要很有包容心,除了技术方面的指导和方向性的把控,CTO还要具备随时自己顶上去的能力和心态

连续创业之后,您有什么经验总结?

首先要注意的是——变化。随时注意市场环境和用户需求的变化非常重要。虽然坚持是一种良好的品质,但过分执着于最初的想法不去变通,或者忽略用户反馈都是导致创业失败的原因。

很多成功的初创企业,它们的最终的产品形态、甚至商业模式会和最初的设想不一样,都是在发展中不断完善和调整的。要懂得适时的妥协和在变化中生存。

其次是平衡。没有最好的解决方案,只有最适合的。任何一个项目都不要奢望处处100分,质量提升的同时,一定会带来时间和成本的损失。

比如滴滴打车,最初的应用可能是几个人的团队3个月就做出来了,但发展几年后可能光IT团队就几百上千人,多出来的这些人力和时间也是为了打磨极致的用户体验。

所以融到手的钱要聪明的花,而不是一味的追究极致。

问题是解决不完的。在任何一个答案前面加上“为什么”,它就会变成一个新的问题,永无终结。

在IT技术方面新西兰的员工与国内的员工有什么差异吗?

国内的人才较多,大企业也多,所以员工的技术水平比较高。而新西兰是以中小企业为主,希望员工的技术要比较全面,所以往往掌握的就没有那么精深

但是另一方面可能是与教育方式和理念有关,西方人更注重开放性思维,很多问题不设置标准答案,所以在创新方面更有优势,虽然有时候会损失一些效率,做一些无用功,但也有他们的优势。

有鉴于此,我对孩子的成绩也不太关注。我觉得最好的状态就是上大学之前好好玩,找到自己的兴趣之后,真正的去读书钻研,然后应用到工作方面。当你做有兴趣的事的时候,会很疯狂,再辛苦也不觉得。我就是这样。  对我来说成功的定义从来不是有钱或者有名,而是活得是否精彩,它取决于人生的质量而不是长度,更不是别人如何看待我或者是否羡慕我。人生如代码,总会有bu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