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投资人Ron Lin专访

Share this post

Posted by: admin Comments: 0 0

来源:The Icehouse原创 
作者:Tiantian Sun

Ron Lin——作为新西兰创投界的领军机构,Icehouse Ventures的众多华人投资者也必然有着各自的精彩。本期首位接受专访的投资人就是该机构旗下Eden基金的GP之一。

您可以介绍一下来新西兰之前的事业发展轨迹吗?

2002年以前,国内证券公司尚未实现客户保证金第三方独立存管,许多证券公司挪用客户保证金做高风险业务,发生亏空后无法归还给客户,使众多股民遭受了较大的损失,出现了不少群体性事件。


当时的云南证券就是如此,客户保证金缺口达到1.65亿,公司全部员工面临失业风险。

为化解云证金融风险,云南省政府成立了云证风险处置工作组,先后考察了十余家有意向参与云证风险化解的企业,确定了云南证券风险处置的方案,即向证监会申请成立一家新的证券公司——太平洋证券。太平洋证券成立后用自有资金1.65亿元填补了云南证券挪用的客户保证金缺口,并全员接收原云南证券的员工。


作为当时太平洋证券筹备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我全程参与了太平洋证券从申请到筹备,设立以及后来上市的全过程。太平洋证券成立后,我担任公司副总裁兼董秘,负责公司内部的全面管理和对外联络工作。


2012年底,我离开了太平洋证券,加入了专注于医疗健康行业的美国风投机构——VIVO Capital。VIVO主要投资北美和中国市场,总部位于硅谷。作为中国区资本市场负责人,我主要负责投资项目在中国资本市场的投后和退出管理工作。


2014年底,因为家人不希望我太过劳累,我离开了VIVO Capital,携家人全家移民新西兰,来到了这个美丽宜人的世外桃源。

2019年Eden中国行参访深交所(右二:Ron Lin)

您会不会觉得近几年错过了国内的高速发展是一种遗憾?

这种感觉有时候确实会有,但人不可能什么都得到。我是一个比较容易满足的人,再加上孩子年龄较小,他们的健康成长需要父母双方的陪伴,所以在家庭与事业之间,我选择了前者。


如果我继续留在国内,选择和我的家庭分隔两地,也许事业上我会取得更大的成就,但也会给家庭生活和孩子的成长留下很大的遗憾。所以,只能说有舍有得吧。 来到新西兰之后,我曾经尝试过一些其他的投资途径,比如房产投资;还尝试过投资酒庄和矿泉水厂等。但由于缺乏快消品行业的经验和资源,也无法投入较多精力进行日常运营管理,所以最后都放弃了。 与Eden的接触其实是在2018年以前,但那时还计划坐完移民监以后要继续回国发展,所以就搁置了下来。


直到2018年拿到PR,下定决心留在新西兰生活之后,经过一番考察和比较,还是觉得股权投资方面的业务更适合我,两边的资源也更容易对接,还能提升华人社群在新西兰主流社会的影响力,所以就决定专注于这个领域了。

您为什么选择加入Eden Ventures? 

2019年Eden中国行参访融360(左三:Ron Lin)


在风投机构的筛选方面,我也做了一些功课。虽然新西兰的天使投资机构、俱乐部不少,但这个行业更突出头部效应


如果机构没有长期积累的信誉、口碑和广泛的本地人脉资源,是很难获得好项目的。就像红衫、高瓴、腾讯投资这些知名的风投机构,好项目一定是奔着他们去的。项目基数大、整体质量高是降低风险、获得高回报的有利因素。 在新西兰市场,符合这些条件的风投机构并不多,而Icehouse Ventures(曾是TheIcehouse旗下的风投业务部门)就是其中较为出色的一个。但新西兰由于市场小、人口少,初创企业如果不能走向全球,是很难持续快速发展的。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新西兰最大的贸易出口市场,越来越受到本地企业的重视,而我们华人投资人对中国市场的了解以及积累的资源正好可以帮助新西兰的投资机构和初创企业搭建通往中国市场的桥梁。 因此,经过深入沟通和审慎的抉择,我决定加入Icehouse Ventures旗下的华人基金——Eden Ventures,并作为GP参与基金的管理事务。自此,我才觉得真正找到了自己在新西兰的事业方向。 其实,我在VIVO Capital做的也是同样的事情,所不同的是——VIVO连接的是中美这两个全球最大的医疗健康市场,把最先进的技术、产品与发展最快、未来潜力最大的市场进行了最有效率的整合。


在进入中国市场8年之后,VIVO Capital已经由当初6亿美金管理规模的风投机构成功发展成为规模逾40亿美金,并在中、美医疗投资领域都享有赞誉的著名PE投资机构。

2019年Eden中国行参访腾讯(左一:Ron Lin)

Eden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除了提供资金支持,更重要的是帮助新西兰本地初创企业识别机遇,匹配高质量的中国业务合作伙伴,使其在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上实现高速发展,最终令创始人和投资人获得双赢。 

为此,去年5月我们挑选了4家新西兰初创企业和部分投资人前往中国,与阿里、腾讯、复星和深交所等机构进行了投资合作方面的业务磋商;与科大讯飞、新东方在线、融360、深交所和华为等企业进行了业务层面的深入沟通,并组织了杭州奥大商业创新中心和深圳福田区两场专场路演。 这次中国行取得了良好的成效,4个初创项目都收获颇丰——或得到大额投资、或赢得商业合作伙伴,或二者兼得。


现在,Icehouse Ventures旗下越来越多的新西兰初创企业开始将注意力投向中国市场,也敢于选择这个语言和文化迥异的国度去参与激烈的竞争。这些变化都有赖于Eden华人投资人们的努力付出。 此外,加入Eden之后,我还有一个额外的收获。


由于我的两个孩子来新西兰时年龄尚小,对我在国内的工作状态完全没有印象,而我到了新西兰之后除了安顿家庭,适应新环境外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的事业方向。


所以孩子们都很奇怪,为什么别人的爸爸都有工作而自己的爸爸却没有。现在,他们开始了解我所做的事情,并为有这样一个父亲而感到自豪。

2019年Eden中国行参访科大讯飞(前排左二:Ron Lin)

听说您为此次中国的新冠疫情做了很多事,能谈谈有哪些吗?

做这点事情都是应该的。1月底疫情爆发的时候,国内的医疗物资比较紧缺,许多海内外的热心人士都纷纷捐款捐物,同心抗疫,各种资源都在向武汉集中。


但我们通过北大一个校友了解到像黄冈这样的武汉周边地区,疫情也非常严重,医疗物资更加紧缺。
于是我就和兄长一起,发动北京大学新西兰校友会的众多校友共同捐款,先后购买了5万个医用一次性口罩,800余套医用防护服和3000个FFP3口罩捐赠给了黄冈的医院。Eden的投资人们也在新西兰购买了医疗物资,捐赠给了随州的医院。


在这次疫情中,有许多人都让我非常感动。据我所知,新西兰湖北同乡会和武汉大学校友会一直在为湖北的医疗机构捐款捐物,竭尽所能地提供帮助。我们捐赠的防护服和口罩的货源就是湖北同乡会的副会长刘晖提供的。


现在新西兰也出现了疫情,湖北同乡会又主动与新西兰的医疗卫生系统沟通,希望能将国内先进的“CT+AI辅助肺炎筛查及疫情智能监测系统”引入新西兰。


近期他们还将在华社发起倡议,捐赠一套智能诊断系统给奥克兰的医院,以借鉴国内的诊疗经验,帮助新西兰政府控制疫情,以免使武汉一城的艰苦付出付之东流。希望届时能有更多的华人参与这项有意义的活动。 最后,我想说的是——新西兰是一个友好、包容的国家,它的自然环境也非常适宜生活。现在国内的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而新西兰才开始面临挑战。我们生活在新西兰的每一位华人都希望中国平安,新西兰平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