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西方来说,中国已然成了面容模糊的陌生人

Share this post

Posted by: admin Comments: 0 0

From:caixinglobal.com

Author:David Mahon (Mahon China)             

Charlie Gao  (Mahon China)

Translator:Tiantian Sun

几十年来,西方一直视中国为全球积极的经济力量,但现在许多西方政客把中国描绘成地区经济霸主,并将威胁到贸易伙伴的经济发展。这不仅是白宫仇外情绪的结果,也是发达国家普遍存在的经济不安全感,并因此在许多西方国家引发了民粹主义,而民粹主义领导人需要国外的替罪羊。 

对西方来说,中国是诸多问题的天然替罪羊,因为它耀眼的经济成就和“特殊的”政体都广为人知,却又很难被真正理解,庞大的市场体量更是令人望而生畏。在西方媒体眼中,中国是一个常常被冷嘲热讽的高压、不稳定的经济体,且随时可能会传播经济疾患。对西方来说,中国已然成了面容模糊的陌生人。

Photo by Hanson Lu on Unsplash
对西方企业来说,中国建国初期的几十年比较容易定义: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由于多年的内外战乱被严重削弱了实力,努力通过冒险的经济改革来重振经济,恢复民族身份。西方企业家和媒体从业者们在与中国同行打交道时,往往会产生一种自负——认为自己才是中国重新崛起的关键。他们中的一部分在中国经济的发展过程中确实发挥了有益的作用,但大多数在现代中国的崛起中其实并不重要。 

现代中国是一个关于群体愿望实现的故事,它在一个基本稳定的社会中消除了极端贫困,创造了相当数量的共同财富。中国的稳定是全社会所固有的,而不是被自上而下强加的。 

随着中国的日益强大,许多曾经“热爱”这个国家和文化的人开始远离它。他们发现如果没有优越感,就很难与之继续携手并进,这在西方商界很常见。

Photo by Zhipeng Ya on Unsplash

当在中国的遭遇失败时,西方企业家几乎总是将责任归咎于市场环境或中方合作伙伴,而非自身的误判。历史可能是胜利者写的,但外国企业在中国的发展史大多是由那些不成功的人写的。西方媒体每年报道的在华经营失败案例比成功案例要多得多。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负面消息更有市场,以及迎合公众对外国和未知的恐惧,而中国恰恰兼而有之。 

对于在华的外国商界人士,一部分人认为白宫不可预测的贸易战升级(尽管有时有些过度)是有道理的;另一些人则认为结果将适得其反,两派之间似乎已经形成了明显的分歧。


那些支持贸易战的人似乎忘记了,虽然中国从来不是一个做生意很容易的国家,其在经济领域所取得的成功是不可否认的。忽视成功而只着眼于失败,正如许多西方人士所做的那样,是用以偏概全的方式来证明中国经济的崛起并未造福于全球。

Photo by Li Yang on Unsplash


宜家在中国有27家门店,每家门店占地数万平方米,已成为中国零售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在线平台现已覆盖227个城市。星巴克在中国141个城市拥有3300家门店、45000名员工,每周都有新店开张。

通用电气很早就进入了中国市场,在保留跨国企业声誉的同时,也进行了相当的调整以适应中国本土经济特性。该公司拥有2.2万名员工,在中国40多个城市拥有64家合资企业。它还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参与者,与中方合作伙伴在尼日利亚、津巴布韦和赞比亚等国共同建设发电厂。 

此外,还有众多规模较小的外国制造企业也在中国获得了投资并取得了成功。在三、四线城市,外商投资状况的统计数据则是中国与外资企业互信互利的长期合作关系的最佳证明。

Photo by Denys Nevozhai on Unsplash 

当西方企业家带着无上的优越感走近中国时,遭遇失败是难免的。当被问及是否聘请了优秀的中方经理来领导中国市场的重组项目时,一家大型国际食品公司的外方经理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两年后,尽管该公司处于快速增长领域,但却无力竞争,面临破产;而完成了本地化调整的其他外国竞争对手却在高速发展。


在中国取得成功的外国企业都有着如下共同点:了解客户的需求,主动调整产品和服务以满足市场需求,不把中国仅仅当作摇钱树,建立中国分公司并进行本地化管理; 向中方员工支付高薪,并赋予他们权力。 

正如西方企业家需要在引以为傲的本国商业、司法系统和来自中国相同领域的挑战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中国企业也要避免深陷于历史受害者的情绪中不能自拔,而扭曲了与外国同行之间的关系。近期韩日经济、政治关系的破裂表明,如果任由这种情绪蔓延,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Photo by Gigi on Unsplash


由于过去200年来的殖民历史正在被重新审视,现在看来,人类所遭受的苦难以及社会和经济的退化程度甚至比已知的还要严重。


通过一系列相关书籍和电视节目来看,印度正在经历一个重新评估英国统治时期的活跃阶段。印度的优势在于它没有经历太多痛苦,因此能够在谴责过去的同时,继续全力推动当下的工作,例如加强与英国之间的经济联系,保持其对本国经济的高水平投资。


在中国,许多人已经摆脱了“百年屈辱”带来的深深的怨恨,但困扰仍会重现,尤其是在面临外部威胁的情况下。如果中国能够更关注于国力和经济实力的恢复,就能更理直气壮地以冷漠来回应西方的怠慢和不尊重。

Photo by Simon Zhu on Unsplash 

恢复与中国以往的伙伴关系,美国将获得诸多好处,而围堵政策将使其优势尽失。只有领导层从矛盾冲突中寻求共识,才能使美国普通民众的基本尊严及其建国原则得以实现,而不是采用眼下美国政客们偏爱的那种货币主义策略和寻找外国替罪羊的做法。 

如果能够更开放、乐观地与世界互动,中国的崛起和进步将使西方国家的普通民众更真切地感受和理解中国。其实,无论西方还是中国的家庭都有着同样的希望和忧虑。如果中国必须保持陌生,至少应该成为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Photo by 天琦 王 on Unsplash  

作者David Mahon、Charlie Gao分别为资产管理和企业咨询公司——Mahon China的执行董事长和合伙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