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一张安心的飞机票

Share this post

Posted by: admin Comments: 0 0

我在这头,家国故乡在那头

“有几年早晨醒来的一瞬间我都需要想一想,这是在哪个国家,今天要做什么。”——Peter Li。在The Icehouse基金经理的描述中,途翼对他来说是一个颇有戏剧性的项目。从接触初期的不够兴奋,到见到创始人Peter后的迅速升温,及至马上敲定,似乎都在暗示着它的不寻常。

缘起
与预期不同,Peter并没有成熟商务精英所惯有的距离感,笑容温煦而真诚,声音年轻却自嘲为“老头子”。说起创业,Peter沉思片刻说,”根本上是因为想要离开舒适区,离开惯有的生活轨道。在大企业里做久了,就很难再直接触及市场、客户需求和任何有意义的领域了。生活就是在惯性中重复,开各种谁都心知肚明没有意义的会,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最终活成了企业吉祥物。当然也有人乐在其中,但我不喜欢,我不喜欢过简单重复的生活。”当然,离开北京的最直接原因是2016年的雾霾。彼时Peter离开纽航回北京出任阿航大中华区总经理,从双子座大厦三十多层的落地窗望出去,发现天空和附近的建筑都是灰蒙蒙的。员工告诉他说,这是夏天,已经算不错了,在冬天任何建筑都看不到。于是,Peter和相识近20年的朋友——陈浩在42岁的当口上一拍即合,选择了创业。中年,对于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大环境下的外企华人高管来说,人人都是压力倍增的焦灼。无论是阿航还是深耕十年的纽航都给这位开辟了中国市场和航线、资历深厚的悍将以足够优厚的待遇,但高额年薪还是没能抵过直面市场的满足感。

合力
Peter的待人接物有自己的独特风格。不谈情怀、不忽悠、只是约最适合的人聊天。谈自己可以提供的价值、谈对方可以获得的机会,对团队如此,对合作方如此,对投资人亦如此。“我比较看重合作关系中的对等,没有谁关照谁,长久的合作不可能建立在关照之上,只有平等互利方能长久”。在组建团队方面,一定要“最好”和“最瘦”。不“强拉”和“硬推”并不意味着标准的降低,相反,为了克服大企业不够灵活的问题,Peter要求自己的团队最精简、最高效,“我的团队放在任何一个国家、地区、同类企业里都是世界级的,而且必须是世界级的。”因此,每位团队成员都是各自领域内的顶级精英,放手和尊重让双方都获得了自己想要的。Peter一脸平静的说,“在现阶段,顶尖的团队和技术已经足以解决绝大部分问题了,还轮不到拼资源。”联合创始人、CTO陈浩和Peter是同学,曾担任国内外多家互联网旅行行业巨头的技术高管;途翼旅行的架构师曾是世界知名OTA的开发团队领头人;市场拓展负责人曾是新西兰华人知名互联网媒体CEO;商务运行经理曾是国际知名航空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财务负责人曾任国内知名上市公司财务高管。对Peter而言,要说现阶段用到了什么资源,大概就是多年来练就的精准眼光和收获的信任。由于信任,业界同仁愿意在最初的阶段就进行规模化投资;由于信任,团队成员跳出行业顶尖公司顺风顺水的事业轨道,不谈待遇从头做起。不是因为Peter在行业中的广泛人脉和左右逢源,而是因为企业的未来他们已然可以看到,达到目标只是时间问题。

取舍


“我们没有创造全新的科技,华人回国这个需求也是本来就存在的,但海外华人和所在国主流社群以及中国国内用户的需求和消费习惯都是不同的。我们只是用最领先的技术去满足他们。”在看似简单的网站背后,是尖端而繁复的算法,全球掌握该算法的公司屈指可数。“我们不烧钱,所以很早就盈利了。国内大部分OTA的低价多来自公司补贴;而我们的低价是基于顶尖算法从海量信息中筛选出来的,所以并不需要花钱去补贴用户,这就是最优秀的技术与前瞻性的商业规划结合带来的价值。我们提供给用户的不仅是最低价格的机票,还必须是最好和最安心的。“


在做大和做精之间,途翼选择了后者。“虽然我们完全可以把现在的网站增加一个英文版,然后全球化运营,但是我们选择只服务华人,因为我们更懂得他们。我们的目标是先做新西兰,再延申到澳洲,在商业模式被市场进一步验证后,我们会考虑扩展到英国、欧洲和北美。”“ 如果航班取消,顾客也没有收到任何提示,但就是无法退票。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会回国维权吗?类似的机票纠纷占据了行业投诉的极大比例,但是连国内顾客都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结果只能是不了了之。”虽说携程等国内在线旅行服务代理商(OTA)也可以销售全球机票,但是一旦发生纠纷,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是不受新西兰法律保护的,因为销售企业是海外公司,纠纷的解决只能通过海外仲裁机构。

淡定

作为创业公司创始人,Peter的淡定令人印象深刻。见证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下的繁荣,奋力穿透了海外华人普遍会遇到的“玻璃天花板”,走过大江大河的他非常明确自己要什么。在这个问题上,Peter用“身外之物”来形容过往的所有收获。他深谙行业内所有的关隘,他熟悉新西兰和中国旅行市场,他了解团队的能力和潜力,他知晓通往目标的最佳路径。在被问及为何融资时,Peter表示,其实是对资本运作经验的需求远大于资金需求。几百万纽币的投资有了也好,没有也行。因而,在面对投资人时,他全然没有创业公司创始人的忐忑;但The Icehouse旗下资深基金运营者以董事身份的加入及其团队深厚的融资及国际扩张经验,对途翼旅行的价值是难以用金钱衡量的。事实证明,这一次的选择的结果大大超出了他之前对投资人价值的预期。不得不说,对游戏规则的了然于胸使得他在识别机遇、人才和合作伙伴时,眼光“毒辣”而懂得取舍。

团队

谈及创业,Peter表示非常享受。自2002年来到新西兰,进入纽航从基层做起,工作状态一直非常拼。“那几年早晨醒来的一瞬间我都需要想一想,这是哪个国家,今天要做什么。时常是十二小时的飞行,开六小时会,再飞十二小时回来,每年的飞行里程高到令人发指。现在因为有了精英团队的分担,我反倒轻松一些。““我的团队里没有狼。”在被要求用十二生肖来形容团队成员时,运营负责人因为负重坚韧而当选为“牛”,技术负责人全速奔跑的样子让使他想到“马”,市场负责人由于机敏灵动被赋予了“猴”的特性;温婉的财务负责人因为严控支出而被视作为“虎”。在被问及自身形象时,Peter笑说“需要团队来评”的表情会让人联想到《疯狂动物城》里的狐狸Nick, 运筹帷幄,洞若观火。

左起:The Icehouse Ventures合伙人——Jason Wang、途翼旅行创始人——Peter Li

虽说此心安处是吾乡,但无论端午、中秋还是春节,千里万里的风尘仆仆、舟车劳顿都挡不住华人在居处和故乡之间的往返辗转。无论在异国的际遇如何,回家总是最好的治愈方式。更不用说在全球化趋势下商务合作范畴不断延申,华人商务旅行的足迹遍及世界。因此,这个高价值、高频的旅行群体应该被认真对待。有狼性的团队拼的是野心、版图和扩张速度,往往无法顾及细节;或者,在OTA们无法认真对待的海外小众市场上精耕细作的途翼应当以没有狼性为幸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